实盘配资炒股申请 NEWS
中经评论:美国经济增长成本有多高
发布日期:2024-04-12 21:11    点击次数:97

上周最新数据显示,2023年美国经济温和增长。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达经济体,美国经济增速恢复有利于促进世界经济复苏。不过,如果粗略估算增长结构和成本会发现,美国经济并没有看上去那么乐观。

美国商务部1月25日公布首次预估数据,2023年美国四季度国内生产总值(GDP)按年率计算增长3.3%,2023年全年美国经济增长2.5%,高于2022年1.9%的增速。有分析认为,个人消费支出和政府支出是拉动当季经济增长的主要因素。看似温和的数据令一部分人判断,美国经济仍具韧性。

不过,无论是从经济增长的成本、动力还是前景来看,对美国经济的质疑同样不小。

从成本看,在四季度数据公布后,有人将以名义美元计算的四季度GDP增量,与相应的美国预算赤字增长和债务增加作出对比发现,四季度美国GDP增量约为3287亿美元,同期预算赤字增长约5099亿美元,公共债务增长8337亿美元左右。换句话说,2023年四季度,美国每取得1美元GDP的增长,相应要付出1.55美元赤字以及约2.53美元债务的代价。

自疫情暴发后,美国经济对巨额赤字和公共债务的依赖越来越深。2019年美国GDP为21.38万亿美元,2023年的初值估算GDP约27.37万亿美元,4年经济总量增长约6万亿美元。同期,2019年10月初,美国国债总额为22.72万亿美元,到2024年1月初,美国国债总额已经突破34万亿美元,债务总额增加了11.28万亿美元。换句话说,在4年多的时间内,美国以债务总额增加11.28万亿美元的代价,换来了经济总量约6万亿美元的增长。不仅如此,美国的年度预算赤字,也从2019财政年度预算赤字9840亿美元,快速升至2023财年预算赤字1.695万亿美元。美国至今看不到摆脱“财政赤字—发行国债—支付利息—更大财政赤字”恶性循环的迹象。这种增长成本,以一句“寅吃卯粮”恐怕难以概述。

从增长结构看,除了个人消费支出和政府支出,许多重要经济指标走势与美国经济增长背道而驰,美国经济内生动力是否恢复令人存疑。美国供应管理学会数据显示,美国服务业在2023年底增长接近停滞,12月服务业景气指数为50.6;到2023年12月,美国供应管理学会(ISM)制造业指数连续第14个月处于萎缩区间;美国主要银行2023年四季度盈利情况恶化。至于美国用电量与GDP增速趋势背离的情况,更是从2023年一季度起就引起持续关注。

此外,被美国政府和美联储引以为傲的就业率数据,也因多次大幅度的数据校正,导致初值和修正值差距过大而引起质疑。有人分析了美国劳工部公布的数据底表,认为存在统计口径混乱、新增就业数据和总就业数据无法匹配等问题,不能排除大幅调整数据的可能。

从前景看,美国面临的在高利率条件下偿付巨额债务利息的问题尤其迫切。美国政府债务融资成本显著增加。美国财政部2023财年的利息支出达8793亿美元,比前一财年增加1617亿美元,占当年净支出比例超过了14%,同时利息支付总额升至GDP的3.26%,为过去23年的最高水平。从2024财年情况看,利息支出增速和占比将上涨。

美国政府试图以2023年的增长数据说服外界,美国民众消费需求仍然旺盛,美国经济将可以实现“软着陆”,在控制住通胀的同时不将经济带入衰退。这个判断见仁见智,但有人恐怕不买账。1月8日,据美国《国会山报》报道,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在接受保守派节目采访时,抨击了美国当下经济状况,他甚至预测“美国经济将会崩溃”。这话虽像是选举话语,但也不妨参考一下。(本文来源:经济日报 作者:连俊)